笹井芳樹在4月的發佈會上鞠躬道歉。 小保方晴子在4月的發佈會上落淚。 日本2012年諾貝爾獎獲得者山中伸彌。
  疑不堪美女學生論文造假
  國際著名細胞學專家、日本理化學研究所發生與再生科學綜合研究中心副所長笹井芳樹,因搶救無效於5日上午在神戶市的一家醫院里去世,終年52歲。由於發現遺書,警方初步認定其為自殺。
  今年1月,笹井芳樹與其下屬、年僅30歲的美女研究員小保方晴子及其他6位作者共同在《自然》雜誌上發表兩篇有關“STAP細胞”的論文,後因被指造假而遭受諸多業界指責,論文被罕見撤回,震驚了日本科學界。(曉詩)
  現場遺書:
  “務必把STAP細胞研製出來”
  本報訊 據日本媒體報道,世界著名的細胞再生學專家、日本理化學研究所(簡稱理研所)發生與再生科學綜合研究中心副所長笹井芳樹5日在自己的辦公室走廊上吊自殺。
  身心極度疲憊
  據悉,秘書首先在辦公桌上發現了笹井芳樹先生寫給她的一封遺書。於是同事們四處尋找,8時40分許,在4樓與5樓之間的過道上發現了上吊自殺的笹井芳樹。笹井隨後被就近送往神戶市立醫療中心中央市民醫院,兩小時後搶救無效死亡。
  警方稱,在笹井芳樹的辦公室找到了5封遺書,其中有3封遺書從他身上找到,秘書桌上另有2封遺書被髮現。其中有一封是留給學生小保方晴子的,裡面寫道“這不是你的錯”,“務必把STAP細胞研製出來”。
  理研所在當天的記者會上表示,笹井自殺是因為“身心疲憊”。據同事介紹,由於遭受STAP細胞質疑問題的衝擊,從今年3月開始,笹井芳樹先生身心極度疲憊,不得不入院治療,最近一個月需接受心理治療。
  一名同事透露,可能是由於藥物的副作用,笹井甚至無法清楚地進行語言表達。此前,笹井曾多次表達辭職意願,但不被接受,理研所高層要求他為論文造假負主要責任。
  學界悼念
  笹井芳樹自殺的消息傳出後,201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山中伸彌第一時間表達了他的惋惜:“突然聽到他去世的消息非常驚訝,感到非常遺憾,願他早日安息。”
  日本理化學研究所所長、諾貝爾獎獲得者野依良治也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對笹井芳樹去世的消息感到非常痛心,科學界失去了一位偉大的、卓越的科學家,他投身於尖端科學領域很多年,值得我們深深尊敬。我要對他的家人和同事表達我深深的同情和弔唁。”
  力證清白:
  “孤獨研究”中聞導師死訊
  本報訊 為了給小保方晴子一個洗白自己的機會,調查委員會設置了一個特殊的研究室,對其實施24小時的錄像監控,讓小保方晴子入內進行孤獨研究。
  小保方晴子答應在監控條件下進行單獨研究,以儘快發現STAP細胞。
  小保方晴子表示,對導師笹井的自殺“十分震驚”。
  目前,理研所還在進行相關實驗,由論文合著者丹羽仁史等學術帶頭人驗證STAP是否存在,但似乎進展得並不順利。
  小保方晴子本科就讀於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應用化學專業,研究生階段轉向醫學-工學交叉科學研究領域。博士階段進入哈佛大學醫學部查爾斯·維坎提的研究室中工作,從事萬能細胞的相關研究。2010年回到日本國內,僅用三年時間就升任為日本理研所發育與再生醫學綜合研究中心學術帶頭人。
  笹井芳樹1986年自京都大學醫學系畢業,36歲成為京都大學再生醫科學研究所教授。
  笹井從胚胎乾細胞(ES細胞)製作出立體的大腦及眼部組織引起了巨大反響,是日本再生醫學領域的世界級科學家和學科帶頭人。
  聲援
  “研究人員存在疏忽大意,但並沒有有意捏造。他們把她放到屋頂上,然後把梯子撤了。”
  日本2012年諾貝爾獎獲得者山中伸彌說。山中伸彌認為這種處理和孤立小保方晴子的方式令人氣憤。
  業界反思:
  博士粗製濫造、造假普遍、追求功利
  日本科研界三宗罪
  本報訊 這樁醜聞引發了關於日本科研質量的疑問。在前沿科技的研究方面,日本的表現仍然沒有達到應有水平。
  一宗罪:濫造低質量博士
  批評人士說,日本最好的大學粗製濫造出了成百上千的低質量博士。
  “年輕的科研人員沒有學過如何詳細地記錄實驗室筆記、恰當地援引數據,或是對假設提出質疑。”理研所顧問山本佑康說。
  二宗罪:科學家“造假”普遍
  醜聞還牽扯了一些日本最受尊敬的教授,包括兩位諾貝爾獎得主:理研所所長野依良治和京都大學教授山中伸彌。
  今年4月,山中否認了他在2000年的一篇關於小鼠胚胎乾細胞的研究論文中偽造圖像的說法,但他不得不承認,就像小保方一樣,他找不到實驗室筆記來支持自己的反駁。
  即使是小保方不當行為的調查負責人石井俊介也在今年4月被迫承認,自己2007年發表在《癌基因》上的一篇論文中的圖片“存在問題”,並因此辭去了在調查委員會的職務。
  三宗罪:盲目追求影響力
  理研所腦科學研究所創始人、現任倫敦帝國理工學院首席神經科學家托馬斯·科諾菲爾說,承認整個監督流程中存在錯誤,會致使有人被開除,政府可能還會削減預算,這就是為什麼理研所統一口徑,把責難都指向小保方晴子。他說,與澄清事實相比,“在我看來理研所更關心止損和推卸責任。”
  科諾菲爾認為,小保方事件一定程度上要歸咎於理研所的慫恿,他們更希望在影響力大的期刊上發表文章,而不是專註於出產優秀的科學成果。
  事件回顧
  疏忽大意還
  是惡意捏造?
  本報訊 年僅30歲的小保方晴子在理研所擔任一個細胞編程研究組的負責人。
  今年1月30日,她作為第一作者在英國《自然》雜誌上發表了兩篇論文,她和團隊發現了STAP萬能細胞,文中提到只要讓成熟的動物細胞在微酸性溶液中“泡澡”這一簡單辦法,就能讓細胞重新編程恢復到乾細胞狀態,並長成各種細胞組織。這也是繼山中伸彌和中國清華大學研究團隊的成果之後,公開發表的第三種動物胚胎乾細胞獲得方法,更有甚者稱其為“諾獎級的論文”。
  然而,就在論文在線發表的當天,美國乾細胞學者對小保方晴子實驗的可重覆性提出了質疑。2月,經《自然》雜誌的調查,多位乾細胞研究的專家都聲稱無法成功重覆論文中的實驗結果。之後日本一學術監督推特賬號揭露了小保方晴子在《自然》上發表的論文中使用的圖片與她的博士論文中使用的圖片相同,而其博士論文的開頭部分幾乎完全抄襲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網站的文章。
  理研所成立專門調查小組,今年4月,該小組公佈結論,指責小保方晴子捏造數據、篡改圖像和剽竊。
  但小保方晴子堅持認為這一細胞存在,僅對使用了錯誤的圖片道歉,但那是由於“缺乏經驗和學藝不精”,其導師笹井芳樹也強調“STAP細胞有可能存在”。  (原標題:日細胞科學“泰斗”自殺)
創作者介紹

StarLight

dv18dvbf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